学生工作处
 
初暖已是春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14-02-26   浏览次数:20

       不记得是哪天立春,印象中很遥远的样子,这天色微妙的不知所措。如果过了乍暖还寒的节令,那么初暖已是春也不尽稳妥、恰如其分,温差大的离谱,没有了意料中暧昧的气息。向阳而立,不多会儿就会晒得暗红,阴凉处适得其反,易使毛孔冷的紧缩,汗毛竖立。早晚与白天的温度也是不相径庭,大有天上与地下之别。
       春江水暖鸭先知,湖里没鸭,只有观赏鱼。上个周末特意去莫愁湖喂鱼,引得路人旁观,误作奇葩一族。那时湖边的花还没开,现在却是盎然的春意,姹紫千红不说,春暖然后花开。也许是在某个夜晚,一夜春风过后,千树万树百花开,梨花桃花还有不知名的竞相争艳。目测参差不齐的花蕾,凋零的已经落地,还有正方轰轰烈烈的,落红总是无情,离人总是有意,花自飘零水自流~~想起案边的风信子在不知不觉的怒放,只有两个苞,一个较大的怒放然后下垂,浓浓郁郁,淡淡的花香四溢,重力作用使其本身朝这边倾斜,另个还在含苞,娇羞滴艳,跃跃欲试,过个把天,显然也快绽放了,显然这是她们荣耀的时刻。
       才是第二周,恍惚的以为指尖流逝了不少时光。某些无聊的课,浪费大把大把的时间,一张无形的网,结结实实,疏疏密密,反反复复,昏昏暗暗,却束缚的无力挣脱。话说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,徒有羡鱼情之后,偃仰啸歌,还是不能逾越网结成的鸿沟。如果可以,提前毕业也是不错的选择。读《周易》,读《我的禅》,力求精神的丰盈,然后和阿Q一样精神胜利一把,我很充实,我很充实......庄子早就说:吾之生也,固是茫乎?上下求索的人屡见不鲜,做出的解释也是不尽相同,殊途同归,都有自己的精神信仰,然后笃行,矢志不渝,那些高级知识分子的套路、归宿不同,但是毫无疑问,在这一点大致还是有共同语言的。顺治对侍从道:“未曾生我谁是我?生我之时我是谁?长大成人方是我,含眼朦胧我又是谁?”这条道路从没止境,殉道者不计其数,而前赴后继者未曾断之。苟且构造一个自己的三观,阁尚空中楼阁在襁褓中,那一砖一瓦还得慢慢沉淀,厚积薄发莫不是此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刘同也说:谁的青春不迷茫。也许还是太年轻,大约初暖已是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治安学1306  吴文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