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工作处
 
旅途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14-03-26   浏览次数:8

 

旅  途

     旅途是片刻沉默的狂奔,它短暂地穿梭于城市之间,永恒地融入旅者的灵魂。恍然,又随着梦醒时分化作随风的轻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 我热爱旅游,渴望身临与故土迥异的他乡,逃脱千篇一律程序生活中的束缚,去猛吸一口新鲜空气,想必这种渴望早已默默在游客与将要旅游的人心中萌生。除此之外,我却更期待另一种心境,那就是旅途。此时的我,可以是为了渴望而前行的游客,可以是因事奔波的行者,可以是求学异地的学子,之类芸芸。而我更乐意自命“旅者”且仅为“旅途”。

     大学梦想的实现使无数弱冠之年的学生在家乡与学校之间来回奔波。而我,也有幸在这庞大的人潮之中随波逐流。往往,条件允许的话,那种擅长颠簸的红皮车或绿皮车是我对于交通工具的最佳选择。那时起,令我心里微微悸动的旅途由此开始……

     许多人认为,当火车缓缓开动的那一刻就是旅途的开始。其实不然,在我们拖着行李箱走入火车站时,旅途的风景就油然呈现在我们眼前。火车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,是一个杂糅着世间百态的社会熔炉。在这里,我们看得见趾高气扬的乡绅土豪,看得见处境贫寒的农民工人,黄牛与小贩充斥着每一处人潮流动的间隙,就连警察与小偷都变得尤为明显。相比之下,更多的却是一张张脸默契地凝着眉头匆匆走动,似乎周围那些鸡毛蒜皮的吵架声,老者的乞讨声,小孩刺耳的哭闹声,都与自己毫无瓜葛,因为即将行驶的列车容不得自己有丝毫瓜葛。

     上了火车,手中紧握那张沾满汗水的车票,口中默念自己的座位号,每次都会因为自己坐到靠窗的位子欣喜万分。当坐好在位子上再向窗外望去,窗外的风景已经逃离了城市的伤痕,虽然隔着窗子,但是乡村清新的空气却能涌入鼻中,冲上脑海,伴随着绿色田野温柔的视觉冲击,耳边缠绵着火车跃动的节奏,已然让人忘却了奔波的疲惫。在旅途中的我,可以不属于起点或者终点,不属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,这一刻,所有该尽的义务,所有该背负的责任,所有该去争夺或是退让的名利,所有人世间的牵绊都被抛在铁轨的两端。纵使他们化作清风,拂去心头积攒多年的岁月之尘。

     把头靠在窗边,凝视着奔跑中的风景,永远不必担心景色单调而无聊,因为你永远都猜不到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牛还是一片池塘。甚至还会发现天空中飘着的那朵云是多么神似家里的小狗。当然,云不久会散,景物也会离去,可你的注意力会像一个孩子一般被下一个景物所吸引。旅途还原给我们一颗似曾相识的童心,剥去了教条的束缚,让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回归自然,让自己的血脉融入自然,心跳随着火车晃动的频率起伏。仿佛灵魂早已破窗而出,去给广袤的天地一个期盼已久的拥抱!
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头仍然倚着窗子失神,耳边传来“方便面,矿泉水,移动电源”的叫卖声,硬生生地把翱翔在天际的我扯回了车厢,动了动脖子,喝了几口水,百态的旅者们仍乐此不彼地扮演着各自的角色。匆忙把头转了回去,面向窗外,试着讨回自然给予的感觉,可这眼前的一切又会给人一种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 窗外的景还在不知疲倦地奔跑,那消失在眼前的景和刚刚出现的景仍无尽地轮回着,无形间就把他们当作一个个短暂的生命体,他们在时间的轨道上奔向死亡,他们没有留下太多,也没有改变什么,只是在无垠的时间里填满淡淡的足迹。万物相对,此时的我在看着景的逝去,而他们的眼里,我同样被世界忘记。在时间的长河里,我同他们一样微不足道。我们可以焕发青春的活力,但我们却着实无法放缓岁月的脚步。正如这班疾行列车永远不会为那晚了点的少年而驻足。

     “南京站到了,请各位旅客带好随身的物品……”。似触电一般,我立即拖着行李下了车。人潮从细长的火车中涌出,各奔东西。我也同他们一般匆匆从人群中逃离,不经回了回头,和旅途道个别,谢谢他曾给予过我这美妙的一切。

     沉默地狂奔,不作随风的轻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治安学1306  刘浩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