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工作处
 
夜空中最亮的星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14-12-13   浏览次数:16

   凌晨的风肆虐的吹,感到些许凉意的我去阳台关窗。抬眼夜空,泼釉的空鎏云几缕浮动……又是那颗星,夜空中最亮的星!笑意不禁浮上脸庞,想起初次见它的模样……

   六月的刈麦香早已远去,诉说着丰年的青蛙也远离了稻花香,不再是农忙的季节。那也整理好行李,我一人在阳台看着夜空,那颗星、那个梦,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及。对于未知的将来心中是有着忐忑,逐梦成星,那颗星承载着我的梦,给我追寻的方向。

   一座本就韵味天成的森林警校,被秋月春风的情怀滋养,又被诗酒年华的故事填满。来自五湖四海、走出了故乡的我们齐聚于南森,人生新篇章就此掀开。开学伊始,人工湖中荡起的圈圈涟漪仿佛也在加重我们独自在外的伤怀。仿佛就在昨日我还在湖畔紧握着父母的手,祈求他们不要把我独自留下,细雨中,泪同雨水混在一起……

   有句诗曾温暖了多少羁旅文人的心扉:孩儿去乡怀壮志,学不成名誓不还。我又何尝不是,心里装着这句话,才会穿上这身作训服,笔挺地站在塑胶跑道上,顶着烈日,任汗水浸湿衣襟,只为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!龙应台在《目送》中说:有些事,只能一个人做;有些关,只能一个人过;有些路啊,只能一个人走。对此,我们心中当然也是冰雪般透彻。大学时代的我们要用实践去深刻认知成长所付出的代价,或许就要忍着伤痛一往无前,待化蛹成蝶,才不会留恋幼时所居的茧。

   一代代的追梦人在时光的岁月中泅渡,轻描淡写间趟过生活河水、奋勇向前。军训便是对于我们这代追梦人的考核。当我们把粗壮的腰带威武的束在腰上,直立于烈日下,那一刻正如冰心老人所说:如果有可能,我愿意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。一半在空中飞扬,一般在尘土里安详;一半沐浴阳光,一半洒落阴凉。军训初期,立正、稍息、跨立、转体、行进三大步伐,一次又一次无休止的重复,手臂一次次摆出,脚尖一次次踢出,阳光一层层洒下,疲惫与厌倦便乘虚而入,热汗黏连衣服裹着身体,思维牵连着肌肉,迟缓状态自动切换,在坚持与懈怠面前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。当偌大的汗珠携着疼惜从教官额前坠落,当沙哑的声音伴着关怀震动时,教官那平凡的伟大令人动容。动作的精准无一不是从枯燥的反复中打磨而来,正如那圆润的珍珠脱胎于棱角锋利的石子。我们会意教官的苦心与坚韧,便又重新挺直脊梁,尽最大努力做到站如松。军姿持久练习,当汗水混杂着灰尘变成泥水滚落,仍不言弃,我感觉自己已不再是昔日那个黄口小孩了。老人们说,青松是这样一种树,依稀记得种植还在瞬间,长成却有数年。未长成的小松期待早日锨去深草,得以拨云逐日,日日夜夜与长风相对,岁岁年年受雨雪相摧,在苦寒中凝聚岑寂与失落,仰望白云来回,空山夜静,才能长成凌云的岑天大树,拥有巍峨挺拔的气韵。唐人杜荀鹤诗曰:“自小刺头深草里,而今渐觉出蓬蒿。”也许,我们正在长成一颗青松。瘦石寒梅共结邻!

   《小王子》中说:我会住在其中一颗星星上面,在某一颗星星上微笑着,每当夜晚你仰望星空的时候,就会看到所有的星星都在微笑一般。那夜,操场之上,月光之下,人影斑驳,一席一被一人誓要将“豆腐块”擒于手下。离合的光影,伴着清脆虫鸣,勇气与欢欣在慢慢滋生,二人、三人自动组合,整被、压被、测量、折叠,每个动作都充满了令人欣喜的默契,操场之上的团结二字在夜色中幽幽泛着光。那一刻,我真正意识到“一朵孤芳自赏的花只是美丽,一片相互依偎而怒放的锦绣才会灿烂。抬头,夜空中最亮的星和那抹微笑。

   夜训回来,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夜黑露重,却依稀可以看见浓情中南森的夜色,湖水波澜不惊,像一位深沉的学者集上善与上美于一身。今夜,没有家里的软榻,却要在宿舍枕着洒满青灰的高枕入睡,静静思索着这三分之二的军训生活,军训绝不仅是让我们皮肤染上古铜色、身体变得健壮,更多的是让我们心灵更加丰厚、坚强,未来之路任重道远,警察之路更需坚韧、协作精神铺就;人生之路更需夜空中最亮的星指引。怀着心中那个蔚蓝的梦执着如初。或许生命微小,不及一抹流云善变,不比一颗石子恒久,更多的是生命中的雨季。打湿所有豪情壮志,我们像湿了翅膀的鹰,挣不脱细密雨丝,但是坚韧的信念便是我们的精神之盾,没有永远的雨季,内心自我升华,驱逐阴霾便是晴光万里!

   夜空中从不缺乏明亮的星,军训的精神财富滋润着梦想,让它不再是玻璃罩中的娇弱玫瑰,而是不畏风霜的寒梅。在梦的追逐中,一寸寸投入时光的未知,必将成为宇宙中耀眼的星辰,照亮人间!

治安1406   桂颖颖(供稿)